寒假之前不更新,寒假到了也可能因为爬墙不更新(。

就当我死了吧(?

[长评][焰钢]brave new world.

我抱着苔泽号啕大哭😭谢谢你——

苔泽岩壁:


 他们面对面看着,在命运的捉弄下沉默不语.




___文评/Bella Ciao



“那国家是名为利维坦的怪物,是庞隆,是异造,我们为它而聚拢,为它而激动,为它奔走,为它而战斗,为它生,为它活,它轻易地收割了我们,我们的生命和理想,我们的幸福和安康.”


“它夹杂着并无恶意的狞笑绞杀了我们,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我们失去了理想,失去了故乡.”


“我们失去了生命的意义.我们在拥有全部后笑出田野,笑出四季,我们的...

【pride豆】Moonlight(RI8)

是给A哥迟了两天的生贺,抱歉orz @想娶金发金眼的大姐姐 

预警:人造人豆,chu手,强制,异物进入,反正怎么痛怎么少儿不宜怎么来

洁癖误入(ball ball你们不要挂我orz)而且写的很柴,没有什么手感

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Emilie_Sun

点第一篇文,然后proceed

---------

to 老A的话

认识你已经一年啦,很高兴能遇见脾气这么好,人又那么可爱的A哥www我一直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闹掰的也不少ry真的很感谢这么长时间陪伴着我,听我说一些非礼勿视的言论,听我倒苦水,鼓励我走过最黑暗的时间www这是...

【焰钢】bella ciao(上)

前三千字之前发过但是因为bug太多删掉,这里重新发一下(士下座)拉到粗体段就是新的了

捏他的是二/战,逻辑彻底死,人物ooc到妈都不认

------

罗伊·马斯坦中将初次见到爱德华·艾尔利克是在盟军解放利森布尔的第二天。那个孩子从残垣断壁中跃了出来,拦住了盟军。他才十二岁,却穿上了反抗军的军服:这衣服也不知道是谁改的,随随便便剪去一半的袖子,用粗麻绳扎紧——他细瘦的胳膊便从那里生长出来;整件衣服看上去像破麻袋,书写着血迹、污泥与划痕,被孩子的身体支起,在风中飘着。

站在他前面的是整整齐齐的部队,每一个人都拿着夺人性命的枪,而军人后面就是坦克,器宇轩昂地炫耀着...

【焰钢】Feral(r 一八,Ab0)

旧文重发,被屏蔽重重发

什么晴期(会意一下)

http://i2.tiimg.com/674533/75d7b5a0e756f401.jpg

再pb就不发了orz

【焰钢】poison(3)

傻逼智障无脑产物

---------

“我们的国家经历过战乱和萧条,也曾享受过繁荣和富饶。当遭遇了一切起落之后,她迎来了一个新的转折,我们需要让议会拥有更多权力,让她最应以为傲的人——她的百姓们加入到其中……”爱德华站在中央广场的高台上,在众人目光的曝晒中背诵着谢斯卡的文稿。并非是那个拘谨的姑娘写得不妥,而是他单纯地觉得恶心,宛如反复咀嚼着一口粘痰。

当那漫长的演讲终于走向终结,便进入了与媒体互动的环节。他从未经历过这个,当记者们竖起手——如同一把把笔直竖向天空的匕首,无端的慌乱渗入身体之中。原来罗伊一直经历的都是如此吗?目光的审问与猝不及防的提问,大脑无时无刻不在高速运转,调动着所有的...

【焰钢】poison(2)

剧情很智障不要带脑子看

虐罗伊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我诚邀大家一起虐他

ooc到极点了

------

马斯坦摔进了专车中,才终于将掩藏的痛苦流露出来。男人将头靠在爱德华的肩上,半阖着眼,呼吸急促而清浅。近乎呢喃的命令被爱德华捕捉到:他询问是否关上了车窗。

“当然。”青年咬牙切齿地笑了一下,随机他感到肩上一轻,回过头时已经看到罗伊·马斯坦蜷缩成一团,紧紧地捂住嘴巴。他显然在忍耐什么,但最后又败下阵来。爱德华听见压抑的干呕声,然后鲜血从骨节发白的指尖滴落。

大总统没来得及吃午饭,早饭也吃得很少,唯一能吐的只有血。车厢中窒息的沉默被痛苦的喉音取代。他面部因为疼痛和反胃感而扭曲...

【焰钢】poison(1)

故事接fa结局,大总统佐,感谢 @先生 太太提出的意见

让我看看那个智商100朝下情商为负模联被人碾压却还在写政治向的傻逼是谁?哦是我啊 

https://i2.tiimg.com/674533/c303094371eb82d5.jpg

养成了乱挖坑但是不填的坏习惯……

【焰钢】Shame(r18)

⚠️:地下钱庄(?)里揶揄老师说的剃yin毛梗,雷者慎入,一时兴起的短打(挠头

评论补链

-

翻自己的说说还是挺喜欢这个的(啥

贝多芬豆(靠

-

【焰钢/尔温】机械之心(1-4)

是很旧文重发,科幻向,ooc

是个坑

【焰钢】晨昏线

杀手佐x歌星豆,给某个A姓鸽手催更用的

灵感来自 @想娶金发金眼的大姐姐 的一张草稿+官方出的豆和佐吉他周边

attention:依旧是病弱豆(你有完没完),ooc,没有逻辑,有部分情节致(chao)敬(xi)这个杀手不太冷,本人对音乐一窍不通也没追过星听过演唱会

-------

当爱德华·艾尔利克宣布将在下一次演唱会上告白的时候,半个娱乐圈像是沸腾的油锅。原因无他,正是爱德华本人的特殊性。这个名字附带着许多标签:年少成名、才华横溢、傲慢、粗口频出、残疾、社交恐惧……它们像是雾一样缠在那个青年消瘦的身躯上,让他的一举一动间都带出动荡的涟漪。

消息传出...

【授翻】Justifying the Means(1)

原文      Demon Alchemist系列  作者:Metisket

太长了所以我擅自分段了,很对不起原作者,

Attention: Crazy!Ed,au,重要角色

Summary:爱德成为圣特拉尔本地的守护者,随之而来的便是他成为了马斯的麻烦。罗伊发现其中颇具诗意。

他看起来很紧张,这种紧张你是永远不想看到的,它会出现在一个勃然大怒、要杀掉视线内所有人的人身上,马斯想到。

------------------

“你就是那个家伙吗?”

这声音从他的身后窜出来,若不是马斯大量的训练,他准会跳起...

【焰钢】暮色已久(下)

暮玖生日的下半段结果拖了这么久orz

加入了很多自己的理解所以这只豆和这只佐都非常的ooc(士下坐

上篇

-----------

爱德华·艾尔利克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站在无尽的黑暗中,身边是阿尔方斯、马斯坦、霍克爱上尉……熟悉的人站在他的身边,他们祝贺他,说他最终带回了弟弟的身体,最终赎清了自己的罪恶。然后有人催促着他们要离开这,前方就是出口。

“我先走了,你快点跟上来,钢。”他听见马斯坦轻笑着,视线从他身上移开。他离开了,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蓝色背影。爱德华本能地抗议这个称呼。

于是爱德华也跟着跑步,但是他却浑身使不上劲,甚至忘了身体是怎样运动的。他感到奇怪,于是...

【焰钢】暮色已久(上)

暮玖生日快乐!!!!!Love u three thousand!!! @折原暮玖~☆ 

没、没赶上所以分了个上下(我是屑

attention:非常ooc的病弱豆,FA完结后的时间线

--------

一切的起因是一封信。

它悄无声息地挤进军部繁忙的信箱,随着大大小小的包裹流入艾尔利克中校的办公室。那份没有署名的信安静地躺在高高叠起的文件上,等待着那位传奇性的青年的到来。

爱德华·艾尔利克中校,最年轻的国家炼金术师,拯救了亚梅特里斯的英雄,人民的炼金术师……这些名称压在一个18岁的青年身上,听起来着实令人讶异乃至妒忌。但是很少人能够掀开这些头衔,去...

【焰钢】红日(一)

attention:现代au,不良小豆,暴力/fanzui/xidu预警(最后一个是背景)

非常非常ooc(万分抱歉orz)

------------------

    那是圣特拉尔市最臭名昭著的贫民区。它坐落在繁华都市的边缘,像是一块黏在鞋子上的口香糖,蹭不掉又沾灰。种种罪恶在这条沟壑中发酵滋长。贫民窟的最外圈竖着一块霓虹灯牌,“利森布尔”几个字母灭了一半,龇牙咧嘴地威吓着路过的行人。出生在这里的人都是流氓和混蛋,年轻的母亲拉过好奇张望的孩子,匆匆离去。

    爱德华·艾尔利克便是这群无...

最近很忙所以消失一段时间

大家好我是leptin,感谢点进主页的您!!

封面是超级可爱的 @折原暮玖~☆ 太太画的wwww

头像by宝贝老A @想娶金发金眼的大姐姐 

长期收未央的如喜同人本&价格不要太离谱的饭店本

吃&产的cp:焰钢焰、莎温

不吃的cp:温钢、佐莎

本质混乱邪恶,大部分cp都吃wwww

如果喜欢我的文,欢迎评论(((o(*゚▽゚*)o)))

-

焰钢群的罗伊日接龙www



感谢各位太太的参与(以及carry无能的我),欢迎更多的人能加入!!



at一下参赛选手



 @糖纸哥哥  @Once only  @蜃☀気☀楼  @光子君。  @SHILOH_希洛  @一粒豌豆糖 


补充一下希洛太太的吐槽: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画了背头佐和马尾豆(x

(不要pingbi我啊啊啊啊)

【莎温】玫瑰花

超级短短短打,狙击手莎x医疗兵温

————

    温莉·洛克贝尔恰似破开阴沉乌云的一道阳光。整个48连都因为这个金发碧眼的姑娘重回了生机。她如同春日的百灵,提着沉重的急救箱在战壕间穿梭,轻盈的笑声扑腾着翅膀从泥浆和血污间升起。有时候哈勃克会摘下嘴边的香烟,真诚地说道:“温莉,我亲爱的小姑娘,你拯救了这个连队——我们这群死去了灵魂的人,在你的笑声中又活了过来……”

    “可这不够。”接话的是连长马斯坦。他一如既往地向哈勃克丢了一个白眼,半真半假地笑着:“你要是能让我们的冷美人也笑了,你才是真正的天使哩...

烟花礼炮

二战au,旧文重发,一个坑

---------

       我写下这部传记式小说的时候,爱德华·艾尔利克先生早在冰冷的地下沉睡了20年,那个年轻的生命早早地结束在了23岁,在背负着沉重的罪恶和狼藉的名声中死去。我遵从他的意愿,将这段往事尘封至今。直至最近,我一次次地梦见一个漆黑冰冷的牢房,那个可怜的、令人尊敬的青年蜷缩在角落里。我知道,我必须把这一切说出来了。

       我第一次遇见爱德华·艾尔利克是在纽伦堡国际军事...

【焰钢】三流爱情喜剧

智障,无聊,傻白甜,现代au

------------

如果家里有一只猫,工作效率就会大大降低。这个真理总是在年轻的国家总统马斯坦家中被不断地验证。他的小猫步子一重一轻,在地板敲出钟摆似的清脆的响声。马斯坦假装听没有注意到他刻意放轻的脚步,然后爱德华带着笑意的声音张开:“罗伊!电视上有你,快过来看!”

黑发的总统一抬头,便能看见恋人板着脸看他。金发青年似乎刚洗完头,水珠子像是珍珠一样黏在发梢上,金色的眼睛似乎还笼罩在水汽里,亮晶晶的。他看起来疲惫无比,大概是刚从实验室里滚出来,眼袋快要挂到了鼻尖上。青年撑着桌子,踮起脚尖,用套在骷髅头夹克下的小身板挡住顶头吊灯的光源,虚张声势、张牙舞爪。...

【授翻】In Defiance of Reason by Metisket

Demon Alchemist系列,旧翻译重发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etisket/pseuds/metisket

demon alchemist系列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series/31364

注意:crazy ed!重要角色死亡,全员友情向

——————

“所以我听说恶魔之子在东部杀了一堆人,”休斯欢快地在电话那头说道,“再一次。”

“是的。”罗伊承认,努力让自己不去恨休斯。

“我听说他们是自找的。据说他们是一些坏蛋,没了他们南部和东部的犯罪得少一半。哦,他还从一个烧着的房子

【焰钢】荆棘鸟

还是旧文重发(我不要脸)

飞行员豆,捏他不/列/颠/空/战

---

他戴上手套,将义肢银色的光芒掩藏在厚重的布料下。此时内心的不安才被压抑下去:这幅异于常人的身体以及曾经的事故全然在爱德华·艾尔利克的外表中抹去,剩余的只有他傲慢的金色双眼,被狂风吹乱的晨霭一般的长发,以及那个响当当的名号:钢。

长风掠过无垠的海面,在灰色的飞行甲板上稍作停留,又消失在远方。青年走到舱门前,抚摸着飞机的外壳,右手已经没有了触觉,只能听见金属隔着布料冰冷的轻吻。甲板后部传来骚动,他皱了皱眉,回过头,看见那个高个的黑发男人在沿路的问候中走近自己。

爱德华恼怒地哼了一声,甩了甩手——完成了一个相...

【焰钢】Desert(哨兵向导au)(一~完)

旧文重发的我是屑。

--------------

第一章

    沙漠的寒风拂过伊修瓦尔地区满目疮痍的城市,教()会与世俗政权的战争在新国和亚梅特里斯的左右下如同野兽满是唾液的嘴,撕扯着原本祥和的地区。这里有——人民的哀嚎,炮火的咆哮,还有在此时,这个平静的夜晚,两个身影穿梭其间。

    “6点方向,大概——200米外。”爱德华·艾尔利克艰难地咽下口水,停了下来,抵着被火焰熏黑的断墙,“都是血,臭死了。”

    简·哈勃克皱着眉头看着...

一个文包

作死删了文还连累到先生太太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pny7qiwRoZunp8fkJ2-3vw 

提取码:8Ua5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原本想写了文再丢文包结果好像没时间呃呃

占tag致歉

————

感觉没人看所以列了一下标题(卑微)

无cp

烟花礼炮(二战au,就只有一个序)

in defiance of reason(授翻)

焰钢

启明星(沙雕短篇黑历史)

荆棘鸟(飞行员paro,体感唯一能看的x)

机械之心(副cp尔温,是个坑)

desert(向导佐x哨兵豆,文件名...

© Leptin | Powered by LOFTER